若木

口罩老师的文章链接整理

mockmockmock:

谢谢更新。新年愉快。


一個橙子有點橙汁:



弃权声明:




文章分类、排列顺序及其他所有解释权均归 @mockmockmock








注:更新于2017年2月8日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无声离开,却还是回来了。




转眼,从最开始整理口罩太太的文单,到现在,竟然一年了呢~








非常喜欢口罩的文——细水长流又甜得不得了,总是非常的温柔。楼诚相互信任,又相互依靠。他们是独立的个体,却又是彼此的港湾。 这些词快被我用烂了可是这就是我心中楼诚的样子  




我喜欢在LOFTER上看文,所以把链接整理出来,看起来方便。








口罩老师写的文有三个时间线。




第一个是别日何易时间线。




长篇:别日何易(正文及番外)、盐的故事。




短篇:花与少年、春风不改、青瓷。




口罩老师整理的时间线




别日何易版地图以及时间线




第二个是AYLI时间线 (现代AU)。




长篇:As You Like It(正文及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台丽)。




短篇:若干




第三个是原著/原剧时间线。












以下链接。








············别日何易时间线···········




JUSQU'À CE QU'ON SE RETROUVE




正文




维也纳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终)




剑桥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终)




南京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终)




列宁格勒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终)




断章·在风雨中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终)




上海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终)




断章·茴香和白银的夜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终)




苏黎世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一)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终)




番外




早秋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终)




苦艾之夜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苦艾之夜 (全)




早春二月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终)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二)




[楼诚] 春风不改 (三)




[楼诚] 春风不改(终)




后记




一个不算后记的后记




(全文下载:校对版全文








后来太太写的番外~




别日何易之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2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全




一个插不进大马士革但不写有点可惜(才怪)的梗








盐的故事




盐的故事 13/11/2015




盐的故事 (二)




盐的故事 (三)




盐的故事 (四)




盐的故事 (五) 




盐的故事 (五) 全




盐的故事 (六)




盐的故事 (七)




盐的故事 (八)




盐的故事 (九)




盐的故事 (十)




盐的故事 Extra Episode




全文下载:




盐的故事 Word版本




排版:




《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盐的故事》修订版




补充:




盐的故事 回国前夜








短篇




青瓷




[楼诚] 青瓷




[楼诚] 青瓷 (续篇)




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终












············AYLI 时间线···········




As You Like It




PART 01 北京之夜




撞坏了文物你是要赔钱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01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1 全




哎呀我的好姐姐!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全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全




夏夜从你的唇边吻来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全




老房子爱情故事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全




天气宣和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全




卿本佳人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全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全




一千零一个秘密和唯一的爱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9




病中记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1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2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3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4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全




PART 02 四海皆家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2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全




一个无题




AYLI番外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肉在这里(?)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2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3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全




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2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3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全




PART 03 姑苏四时




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全




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2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全




绿树浓荫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全




春来江水绿如蓝/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全




PART 04 小甜饼干




【楼诚】As You Like It 番外




这么喜欢看删掉的话后面那就补一点儿




【楼诚】AYLI番外 出柜这回事吧 II




【楼诚】出柜这回事吧 III








没有收到书里的~




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2




糯米呀




【楼诚亲情向】糯米呀




西瓜呀




【楼诚亲情向】西瓜呀








【楼诚】A Summer's Day




【楼诚】 A Summer's Day 2








【楼诚】Winter's Tale




【楼诚】Winter's Tale 2




【楼诚】Winter's Tale 全








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2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3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4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5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6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7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8




TBC












············原著/原剧时间线···········




如此夜




如此夜




【楼诚】如此夜 II




【楼诚】如此夜 II 2




【楼诚】如此夜 II 全




毫不负责任的后续




【楼诚】如此夜 外篇 一蔬一饭




如此夜 III




如此夜 IV




如此夜 IV 2




如此夜 IV 3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猫与小黄鱼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吃茶去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全








蟹螯即金液








心花




【楼诚】心花




【楼诚】心花 2




【楼诚】 心花 全




【楼诚】心花 外一篇 金屋








············其他文章···········




一号AU




一个AU (全?)




一个AU的后续:向西边走去 (全)




二号AU




继续来写AU:桑拿




(排版:《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三号AU




一只仓鼠




























整理了两个小时,可并不觉得很漫长——大概是因为心里有爱,自己又有这个强烈的意愿吧。




感谢口罩老师产粮,祝你情人节快乐。




于2016.02.14






目录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系列·本篇


【渍物】


【念物】


【风物】


【礼物】


【润物】


【絮物】


【无物(上)    (下)】


明家七物系列·番外篇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特别篇


点梗


清明节


相亲


------------------------------


清光长送人归去(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关于冷酷仙境中不常见的远山含黛与杀戮轮回中常见的形而上学(完)


【杜见锋X许一霖】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番外:  共此灯烛光


            茶花


           照片


           战场野狗


           浴血茶花


          暖心番外,专治心痛


------------------------------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番外: 童年


          你有我陪着


          番外三


          番外四


------------------------------


为往圣继绝学【凌远X李熏然,校园】


序曲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完)


------------------------------


2016年情人节特别篇


楼诚篇


杜霖篇1


杜霖篇2




把与楼诚无关的删掉后整理出来的目录,以后会在目录中实时更新篇目,大家看的会方便一点(๑•̀ㅂ•́)و✧

[楼诚][脑洞]半灵

Supercocoherewego:

脑洞作。由大哥房间里的合照是四个人,而大姐和明台房间里的合照只有三个人联想到,会不会阿诚哥早就离开了,只是大哥坚持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于是幻想出一个。


---------------------------------


1987年10月的某个寻常早晨,苏州胥门外,蒙着露水的玉兰花和丹桂薰染出红彤彤的第一抹朝霞,卖着豆浆油条和糍饭团的早点摊蒸腾着氤氲水汽,让吆喝声也变得雾蒙蒙的。而后青石板上杂沓的脚步声愈多,叮铃铃的自行车铃声也不歇,这条临河小巷里的人家终于被人间烟火渐次唤醒,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小巷里一片生机勃勃欣欣向荣,可薄薄一块木板门里的这间小院,只有一位两鬓斑白却仍纹丝不乱的老人坐在摇椅上,正捧着缺了个角的搪瓷杯子喝着茶,安静异常。其实也不算异常,虽然五年前被恢复了名誉和党籍,二十七年牢狱生涯早已让明楼习惯性地沉默,无关此身是否依然待罪。前半生周旋帷幄,算尽机关,随后深陷囹圄,万夫所指,而今的他早已不愿意再与这个陌生世界多费一句口舌,唯有当身边这张椅子上的人在的时候,才偶尔说上两句。


可是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明楼早上一起来就觉得格外精神,仿佛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院门外的凡尘烟火。透过门板缝幽幽渗进来的桂花香,让他想起从前明家在上海那座白色小洋楼,被千波万折磨出茧子的心里,甚至也有了些许感概。恰好今天一早明诚就来了,于是,明楼今天,显得有点絮叨。


“阿诚啊,”明楼眯着眼睛看着天空,对着身边的人说,“还记得那时候在巴黎吗,也是这样的天气,我们总一起去看画展。”


“记得。”一把低沉的声音回应道,“我喜欢伦勃朗的光影色调,大哥你却偏偏总让我画莫奈。”


“可惜,你画得也不像。”明楼微微一笑,久违的表情让他感觉不太熟练。年少时与人谈笑风声的嘴角被多年的沉默牵拉下来,一如那曾经挺直的脊梁。“但家里那幅画,画得倒是甚合我意。”


“《无题》?”


“是《家园》。”明楼轻轻地纠正,“湖畔旁,树林边,江湖之远。多好。”


“是。”


“阿诚,前两天我在口袋里居然翻出来一个黑色的扣子,好像是你从前哪件大衣上的。”明楼说罢低头拍了拍自己身上浆洗得灰扑扑的褂子,自嘲道,“如今怕是用不上了。”忽然又像想起什么来,指着明诚,“你从前穿大衣可是最精神的,连大姐都夸你活脱脱就是我们明家人。”


“衣服好罢了。明台比我还高些呢,他穿着也好看。”明诚接话。


听到幼弟的名字,明楼不觉向他看去,却觉得那张脸有些陌生,不知是无情岁月摧残得人面目全非,还是因为这些年自己闲人一个,偏安一隅,与明诚见面的机会也少多了,所以模糊了记忆。明楼想不明白,那个曾经和他出生入死,形影不离的人,居然也会被他自己偶尔忘记。


明楼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说道“阿诚啊,我今天,忽然很想念大姐,还有明台。”提起家人,明楼枯泉一般的眼睛里竟泛起湿润,“你呢,想他们吗?”


“我也想,常常梦见他们。”


“是啊,那时候家里多热闹,我们不管打球还是画画,小明台都在后面跟着,然后大姐在明台身后跟着。”


明楼一回忆就停不下来。


“长大了一点,在法国他也不安分,整天出去玩,还让你帮他圆谎。”


“后来开始打仗了,就没有什么太平日子了。那年过年吃的年夜饭,算是人最齐全最热闹的一次了吧。”


“不知道他还好吗。这么多年也没找到。”


明楼絮絮叨叨地说着,感觉眼皮有些重,身边的人也好像识趣地沉默了。


“阿诚啊,你说如果当时我不走这条路,一切会不会不一样,我是不是就能保护好他们,保护好你?


“阿诚,如果39年你没为我挨那一枪,没有替我去死,我是不是会做得更好一些?”


“阿诚,如果你活到了现在,我这几十年是不是就不用和想象出来的你说话了?”


“可是阿诚,我宁愿你走了,这样世人的误解谩骂,命运的翻云覆雨,你都不用经历。过去那些年,我想想都觉得难,更何况还要你去陪我承受。我只有孑然一人,才能了无牵挂。”


“阿诚啊,想你时,我能和你说说话,已经很满足了。他们都说我精神不正常,其实我知道,我没病,只是有一半的自己在替你活着而已。”


……


明楼梦呓般说着,可是身边的椅子从来就没有过人。


从1939年明诚为他而死之后,用五重身份斡旋于上海滩各个权力中心的他开始深感力不从心,头疼病也愈演愈烈。秘密身份的压力加上世人的非议和命悬一线的家人,让明楼险些崩溃。直到1941年他第一次在又一个失眠的夜里见到了明诚,一如往日的俊朗模样。


刹那间所有的情绪都找到了出口,所有的伪装也在一瞬间崩塌。明楼和这个“明诚”谈了一夜,关于兄弟姐妹,关于民族危亡,关于来路漫漫步步艰难,关于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第二天,明楼如获新生。至此,死在抗日分子抢下的明诚,以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他活成了明楼心里最坚固的铠甲,最秘密的软肋,最温暖的港湾,和荆棘遍地的战场上,明楼最柔软的枕头。


战时险有裂缝的伪装,只要有明诚的倾听和安抚,就能完美无缺。而后的宦海沉浮,牢狱之灾,甚至十年浩劫,也因为时时能有明诚相伴,而显得不那么难熬。二十七年不见天日,不知有汉,大家只道他坚韧异常,却不知道他是因为身边那个谁也看不见的男子。


直到1975年出狱,1982年被平反,他总算能缓一口气。上海是回不去了,于是就到了苏州胥门外这间小院子里。有时候明楼想,伍子胥说:“日暮途远,故吾倒行而逆施。”自己在别人眼里,何尝也不是如此呢?算计了一生,落个潦倒伶仃。连隔壁小孩都说这个老人家有病,是痴的,总在自言自语。可惜伍员无知己在侧,而自己,还有阿诚,所幸有阿诚。所以这些年,哪怕思想慢滞,沉疴难愈,再能见到阿诚的时候不多了,明楼也还是每天都摸索着记忆里那个英气青年的模样。全家福阿诚没有能赶上,照片上只有明台明镜和自己,但没关系,明楼用自己的方式让阿诚永远活在身边,共生共息,此志不渝。


终于,明楼觉得眼睛快睁不开了,但还是呢喃出最后一个问题:


“阿诚,你以后是不是不会再来了?”


也好,你不来,我总算能去找你了。若你喜欢,我们再去看一看上海滩的十里洋场衣香鬓影,或是巴黎伦敦的梧桐森森细雨绵绵。


我不说爱,因为那太渺小,你之于我也不是亲情,因为那太有限。你是我无垠夜海中指引我的闪亮灯塔,是腐臭血腥中拯救我的温暖鼻息,是重盔铁甲下最赤裸的自己。你是我一半的灵魂。


 


“吱呀……”小院的门被推开,惊醒了明楼。他睁开眼,看到门口一身风衣西装手套一丝不苟的青年长身玉立,肩膀上似乎还留着旧上海滩缠绵的雨。斧凿刀刻的鼻梁和眉骨英挺依旧,一双熟悉的圆眼睛却盛满笑意:“大哥,我来接您回家。”